缅甸民盟即将执政 揭秘昂山素季面临四大挑战

发布时间:2020-11-07    来源:官网 nbsp;   浏览:43959次

编者按:缅甸将于3月开始辩论总统议会选举事宜,预计新的总统将在3月底宣誓就职。多年身兼反对派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也将挣脱在野党角色,作为主角攀上政治舞台。

具有派驻仰光工作22年经验的资深记者张云飞为此采访民盟主席昂山素季,未来发展缅甸未来发展、面对挑战及中缅关系,并总结昂山素季个人的中国记忆。新华国际从今日起将倒数播送多篇解局稿件,老大您看清楚缅甸时局。

缅甸五年民主转型,旋转了数十年构成的政治版图,切换了缅甸政坛的主演角色。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去年11月8日在转型期第二次全国议会选举中夺得了议会多数议席,取得分开组阁权。今年3月底新的总统宣誓就职后,民盟就将打开一个新时代,把在野党多年的政治理念转化成为方针政策和发展路线。

不过,放在民盟面前的,是半个多世纪正处于军政府统治者下的国家,显而易见的是,期望越大,责任越大;挑战就越多,风险就越多。在军政府掌权期间,缅甸经济有发展,外交有扩展,和平有进展,但这次议会选举构成的缅甸变局更大程度体现了民众对国家管理、社会发展、经济贸易等各个方面的反感追求心愿。在议会选举中,这些民众的心愿转化成为反对民盟的选票,但在民盟上台后,这些心愿将沦为民盟面临的挑战,甚至是压力。鉴于宪法规定,新政府中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三个亲信将仍由军方接掌,一些媒体辨别民盟政府未来更加多不能在经济发展方面有施展空间。

但分析人士指出,在国家发展的目标问题上,军方和民盟实质上有很多空集。从过去军政府掌权来看,缅甸确实的改革还是军方打开的。因此,在国家发展大计方面,民盟和军方合作空间极大,不该把军方的不存在非常简单视为民盟施展身手的相当严重妨碍。在去年11月17日拒绝接受记者采访时,昂山素季谈到这些问题时说:常有人回答我,是政治优先,还是经济优先?我说道,分离做到敢。

亚博

我们国家是十分必须改革的国家。人民反对民盟,实质上是人民必须转变。因此,经济方面要做到,政治方面要做到,社会方面也要做到。对我们来说,十分最重要的还有和平进程,也必须去前进。

昂山素季提及的和平进程,是后遗症缅甸几十年的民族和解问题。自1948年独立国家以来,缅甸长期存在大小几十支反政府少数民族武装。缅甸数十年内战的历史证明,武力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和政治问题。

亚博官网

前军政府仍然谋求政治解决问题民族武装问题,吴登盛政府堪称举起民族和解大旗,推展多轮和谈,前进和平进程。去年10月15日,八支民族武装与政府签订全国停火协议,缅甸和平进程获得最重要进展。然而,还有更好的民族武装的组织仍未签订全国停火协议。尽管政治对话今年初早已打开,但是缅甸和平进程仍然任重道远。

各方都意识到,民族和解、和平进程不仅牵涉到缅甸的长治久安,而且牵涉到国家发展和民生提高。确实构建妥协与和平毫无疑问是放在民盟政府面前的棘手重任。回应,昂山素季特别强调,在民族和解问题上,意味著不拒绝接受暴力。

如果做暴力,那将有利于国家的平稳。因此,我们明确提出协商辩论,这是最差地构建人民心愿的方法。

我们国家要展出的是,平稳是可以构建的。如果我们需要向世界展出正确地构建人民的心愿,使我们国家获得发展,那么国际社会对我们就有信心。

亚博官网

缅甸政治生态较为独有,利益对立错综复杂。尽管民盟与军方在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主导的经济政策方面没过于大分歧,但是在巩固或确保既得利益方面不存在鸿沟。很多人指出,如何处置与军方的关系,是民盟政府不能掉以轻心的要务。

无论是政治方针,还是民族和解策略,民盟都必须军方的大力因应。民盟主动与军方交流,事实上在议会选举后就早已体现。昂山素季在中选后会见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军师,展现出出有妥协姿态。

在新的官网议会领导人议会选举方面,民盟充份顾及军方和少数民族政党的利益。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昂山素季三次前往内比都军部,与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军师称疾会晤。媒体猜测,两人在三次会面中商谈了军方在民盟政府中的权力分配问题。

在2月初议长人选确认后,原本预计不会在两周内奖提名的总统人选日程被不了了之至3月中旬。延期总统人选的实施,实质上是在给民盟与军方协商腾出更加多时间。缅甸消息人士透漏,民盟在此期间与军方有关人员展开了多次认识。

民盟与军方多次认识,多次妥协,一方面是为了谋求军方中止对昂山素季无法兼任总统的法律容许,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促和关系,为未来更加成功地实行民盟政策做到铺垫。虽然民盟在议会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在掌权过程中势必会面临一些遗留问题的后遗症。首先,民盟必须用好管好公务员队伍。虽然缅甸政府构建更替,但可观的公务员队伍却是是以前的制度下构成的,一些遗留的作风、效率可能会沦为秉持民盟政策时引人注目的阻力。

其次,民盟必须尽早提高民生,构建经济发展。原有的经济模式与残余的西方制裁仍将排挤缅甸经济发展。如何捋顺经济发展思路,找寻新的快速增长动力,对民盟来说是一道可玩性极大的课题。

第三,缅甸国内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浮现,工人示威大罢工沦为家常便饭,在缅投资成本和风险升高。如何提高投资环境,大力吸引外资,使外部助力和内生经济构成有序,同时又抚平民众情绪,谋求社会解读,是考验民盟施政技巧的硬骨头。再有,虽然对外关系一般来说被指出是民盟的强项,但常常被印上西方烙印的民盟如何处置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如何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作用,如何扮演着相连东南亚与南亚的地下通道,如何避免原本在东盟中类似国家的印记等,都尚待民盟的了解思维和精心布局。

最后,尽管昂山素季在民盟党内享有权威,在缅甸社会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是,民盟内部年长为首与青年为首之间近年来也时有有所不同意见,有所不同利益群体也在产生各种影响,昂山素季的意见在党内外不一定可以做一马平川。在缅甸变局之中,各方都面对着挑战和机遇。总之,对缅甸的可塑性不不应估算过低,对政局的可变性不不应估算过较低。

亚博

本文来源:亚博官网-www.hzyccc.com